我一直都知道我会变得富有
从没有对此产生过一丝怀疑

阅后感「投资哲学·保守主义的智慧之灯」(人生)

人生:自己才能断定自己是否满足,自己才能断定自己是否富足,把价值投资确立为自己终身所追求的事业。

要了金钱,就必须牺牲幸福,为了幸福,就必须放弃金钱。不幸福的责任在于使用金钱的人,而不是金钱本身。

从前你们是要来害我的,但神的意思原来是好的,成就了我今日的光景。不要纠缠什么发生在你身上,而是你能让什么发生。

6﹑知足者富

人生观是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,投资者的人生观也应该是投资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知足相当于设定一个度量财富的精神尺度,而这个尺度完全由自己制定,自己衡量自己,自己为自己得出结论,也只有自己才能断定自己是否满足,自己才能断定自己是否富足。

富足有两层含义:一层是狭义的,特指金钱,物质财富。另一层是广义的,包括健康﹑快乐﹑和睦﹑幸福﹑满足感﹑成就感﹑天赋才干﹑经验见识﹑聪明智慧。

这种富足是精神富有,心灵充盈,生命快乐,知足与富有程度有关。保守主义喜欢任何能够持之已久的事业,当对财富的追求变成对成就的追求,这种追求就变成了恒久的追求。不失其所者,久。把价值投资确立为自己终身所追求的事业。

7﹑金钱买得来幸福吗?

幸福观是人生观的重要组成部分,关系到生命的质量与意义。生命权﹑自由权与追求幸福的权利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,天赋的人权,贯穿于这三项权利之中的是财产权。

投资哲学要探讨投资者,金钱与幸福的关系。投资活动,对热爱投资的人士来说,就是追求幸福的活动。投资的权利,就是追求幸福的权利。

投资是一个金钱密集的活动,投资者的幸福注定要与金钱发生关联。金钱能买来幸福吗?从纯粹的商业形式的意义上讲,金钱是买不到幸福的。然而,金钱买不来幸福,这个命题本身所隐藏的观念确实值得推敲的。

这个命题是一种非此即彼,二元对立的思维模式,这种观点认为要了金钱,就必须牺牲幸福,为了幸福,就必须放弃金钱。

在投资的事业中,拥有更多金钱与获得幸福,毫不冲突。不幸福的责任在于使用金钱的人,而不是金钱本身。很多低收入者羡慕高收入者,很少有高收入者羡慕低收入者。

金钱使用得当,有助于幸福,没有这些生活会很不方便,甚至很不幸福。幸福是每个人自己追求才能得到的,投资者的幸福在于保障投资得来的成果。

幸福是生活的成功状态,幸福来自实现个人追求后的满足感,幸福来自实现自己追求与价值的意识状态。幸福跟自由一样,不是目标,一定要通过其他的追求来体现。

8﹑投资者应当悲观还是乐观?

从前你们是要来害我的,但神的意思原来是好的,成就了我今日的光景。看待投资的哲学只有两种:乐观主义投资哲学与悲观主义投资哲学。

乐观主义分为两种:一种是一厢情愿的,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。一种是审慎﹑谦卑﹑保守的乐观主义。极端的乐观主义与悲观主义相通,前者往往是后者的序曲。

如果你不知道该乐观还是悲观,那你看看周围的人际环境,当别人都乐观的时候,你就该提前悲观了。保守主义者是唯心主义者,态度比事实重要,在人性中,你想找什么,也就能找到什么。

千万不要去假定整个世界处处与你做对,不要假定你一生下来,头上就布满乌云。乐观的人关注的是机遇,悲观的人关注的是障碍。乐观的人期待成功,悲观的人期待失败。

价值投资者把自己的洞察力用来寻找价值,悲观主义把自己看作结果,自己是被决定的。把自己看作原因,让自己决定结果,不要纠缠什么发生在你身上,而是你能让什么发生。

大部分人把难题当作难题,把机会当机会,很少有人把难题看作难逢的机会(唯心,乐观,拒绝实事求是)。

一个人能控制的是事情发生的态度,悲观阻止你采取积极有效的应对措施,让你犹豫不决,浪费时间和机会。面对难题集中在解决方案上,冷静下来认真评估,创造性地思维,采取合理的措施,争取好的结果。

每一次勇敢都能往上迈下一步台阶,熊市对悲观主义者来说是魔鬼,而对乐观主义的价值投资来说,不过是带着魔鬼面具的天使。网站微信公众号

 

打赏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金钱永生 » 阅后感「投资哲学·保守主义的智慧之灯」(人生)
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抢沙发